wxshare

特鲁多突然切成“反移民模式”?

阅读量:2891 评论数:1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特鲁多执政的8年里,张开双臂欢迎移民和留学生。

截至2024年1月1日,加拿大境内有260万临时居民和每年50万移民配额,都是特鲁多“激进移民政策”的成果。

但不得不说,优秀的政治家必须能够在一夜之间切换立场。

2024年4月2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公开表示,移民大幅增长已经“远超承受能力”,政府希望控制临时移民数量,并表示需要“控制住局势”。

加拿大媒体Global News在报道中指出,这是特鲁多首次表达对移民数量的担忧,也是加拿大总理首次对加拿大过分宽松的移民政策做出“反思”。

特鲁多表示,“2017年,加拿大人口的2%是临时居民,现在我们的人口中有7.5%是临时居民。这是我们需要重新控制的事情。”

首先要明确一点,临时居民不包括持旅游签证入境的普通访客,而是特指在加拿大境内临时居住,有资格工作、报税、享受医疗保险等部分国民福利的人。260万临时居民具体构成比例为:

  • 42%的国际学生

  • 4%国际学生配偶

  • 11.4%PGWP持有人

  • 9%的临时外籍工人

  • 5.3%熟练工人的配偶

  • 15.8%IEC、CUAET和特殊途径

  • 7.5%的信通技术和贸易协议

  • 5%加拿大境内寻求庇护者

特鲁多还承认,临时居民过多导致越来越多的企业依赖临时外国工人,导致某些行业的工资下降。因此加拿大希望减少这些数字,这是一种负责任的移民方式,对加拿大永久居民来说也是一种负责任的做法。

从特鲁多的话中可以发现,临时居民相当于廉价劳动力,而且这些廉价劳动力冲击了加拿大劳动力市场,特别是新移民的低收入就业市场。

但另一个方面,临时居民又是加拿大新移民的最大来源。

所以,特鲁多承认临时居民泛滥,实际上就是承认加拿大移民政策存在系统性问题。

从加拿大目前的移民目标看,2024年计划吸纳485000人,2025年和2026年都是500000人。

即便连续三年所有新移民都从临时居民中来,也只能消化一半的临时居民。

自己酿的苦果,特鲁多含泪也要吞下去。

就在特鲁多“怂”了的第二天。

还是据Global News报道,加拿大移民部长Marc Miller公开表示,如果加拿大的住房短缺问题无法解决,对留学生的限制范围将会进一步扩大。

从临时居民的数量分布可知,留学生是最大的群体。但留学生也恰恰是对加拿大经济贡献最大的群体,因为留学生是来加拿大花钱的,同时还能以非常低的收入为加拿大企业工作,堪称加拿大经济的“人矿”。

但由于住房危机爆发,留学生成了加拿大糟糕移民政策的替罪羊。

2024年3月21日,加拿大移民部长首次明确提出要减少留学生数量。随即要求加拿大各省自行限制留学生签证配额。

但到了4月3日,移民部长公开表示各省的操作并不令人满意。

Global News的报道显示,移民部长表示,如果只限制大学阶段留学生还不能有效降低住房压力的话,加拿大考虑把限制留学生的年龄范围扩大到K-12年级,也就是低龄留学生。

用一位移民政策专家的话来说,这不是限制低龄留学生,而是限制陪读家长。

移民部长表示,“我可能不得不在仍不受限制的领域采取额外的措施,这就是 K-12 的教育,在一些省份,它看起来像一列失控的火车,还有硕士和博士课程以及其他例外。”

但在移民部长表态之前,加拿大的NS省已经宣布停招中小学留学生。在某种程度上,这或许是各省政府与加拿大联邦政府在留学生政策上达成的共识。

无独有偶,4月3日,安省省长福特也公开表示,安省大学应该把全部学位都交给本地孩子,而不是拿出其中的很大比例招收留学生。

数据显示,安省高校机构的学院和大学约有18% 的学生来自外国。福特直言,他将于安省教育部门沟通,取消这18%的留学生比例。

福特自我表白称,“我并不是刻薄,但我首先照顾我们的学生,我们的孩子。我希望看到安省高等院校的学生100%来自安大略省。”

按照福特的说法,不知道BC省的孩子报考多伦多大学,是否会受到限制。尽管加拿大移民留学政策的保守主义回归,但这种拒收一切留学生的作法真的值得提倡吗?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