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两对列治文华人夫妇惊天对比!传染女儿VS被女儿害死

阅读量:3530 评论数:1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截止到昨日,BC省的新冠确诊人数突破一万大关,每日新增也是高达三位数,可以说抗疫的局势依旧严峻。

 

不少家庭原本美好而又幸福的生活全都因为新冠而打破了,今天我们来讲述两对来自列治文的华人夫妇感染新冠的故事,两家人不同的应对态度和不同的结局,也真的令人唏嘘。

 

第一对老夫妇家住美国加州的列治文,丈夫黄先生是二代移民,已经67岁了。他的妻子刘女士65岁,和黄先生有一个27岁的女儿Ashley。刘女士身体一直不太好,受孕艰难,所以能有这么一个女儿非常不易,夫妇二人一直很疼惜。

 

 

夫妇二人这么多年以来,退休前一直都在市政大楼里工作。平时闲着没事的时候,俩人喜欢去赌场小赌两把,无论输赢,他们总是乐此不疲。女儿Ashley也受影响,经常喜欢去赌场玩一玩,甚至有些上瘾。

 

今年四月,美国疫情开始爆发,但还远远没有达到真正的高峰。夫妇二人也有些害怕,所以很少出门了。但没想到疫情还是找上了他们一家。

 

Ashley是家中最先开始出现新冠症状的,低烧、头痛,胸闷。她后来推测自己是从人流量极大的赌场感染的,但当时的她不以为然,觉得只是着凉了,有一些风寒。

 

201013143957_c_pic_157520345031160.jpg

 

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Ashley白天呼呼大睡,晚上起来吃了饭,精神好了些,就又回去赌场玩几把。昼夜颠倒,虽然和老夫妇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但却总是见不到面。

 

3月16日,黄先生和刘女士发现了女儿的病情,同时自己身上也出现了症状。但是同样的症状在夫妇二人身上却严重的多。黄先生很快出现了呕吐、咳嗽等症状。

 

 

3月20日,夫妇二人被紧急送院;3月24日,两人在数小时内相继去世。

而最先感染的Ashley,却症状有所缓解,始终没有发展到太过严重的地步。但家里抵抗力没那么强的爸爸妈妈,就没那么幸运了。

 

最讽刺的是,加州的所有赌场在3月25日,也就是黄刘夫妇二人去世的第二天,都被强制关闭。

 

Ashley后来向记者表达了自己无限的悔恨,因为自己的大意轻敌,而失去了爸爸妈妈,使得原本幸福美满的一家,变的支离破碎。

 

 

 

加拿大BC省列治文的一位华人夫妇先前也不慎感染了新冠,他们通过YouTube将自己的故事分享了出来,向人们讲述了感染到痊愈整个过程的惊恐和折磨。他们不同的应对态度,也让故事的结局有了完全不同的走向。

 

 

现年43岁的安先生是列治文的一位牧师。他和妻子以及三个女儿一起生活在列治文很多年了。

 

 

 

安先生的妻子是最先有感到不适的。大概在8月19日左右,她一开始最先感觉到疲惫,有些不舒服。然而第二天她的健康状况急剧下降,开始出现一些低烧的情况,身体也可以说是筋疲力尽。最明显的是,她觉得自己口中散发出一种很奇怪的气味。

 

敏锐的她很快察觉到自己的症状和新冠非常相似。于是在8月21日,她前往测试现场进行了测试。第二天一早她接到电话,她的测试结果呈阳性。

 

 

 

与此同时,安先生和他们的女儿也开始出现与COVID-19相似的症状,在妻子拿到测试结果后,他们全家所有人都去医院接受了检查。

 

8月23日,一位护士与安先生联系,称他和他的二女儿的测试结果呈阳性,但其他两个13岁的大女儿和6岁的小女儿结果均呈阴性,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但是万万没想到,病毒无孔不入,更会狡猾的潜伏。两天后,老大开始感到不适。就在那一刻,安先生和他的妻子很确定自己的整个家庭都感染了这种病毒。

 

 

妻子说:“对我来说,我并不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最让我担心的是丈夫和孩子们的健康,我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应对。我也开始担心我曾经接触过的人。”

 

但至今充满疑惑的是,这对夫妇始终不知道何时在公共场合,通过何种方式感染了病毒。因为这一家人平时很少外出,非常谨慎。

 

 

温哥华海岸卫生局的一名护士每天都会通过电话与安先生及其家人联系,以检查是否有人的健康状况恶化了。

 

“护士每天会问我们有什么症状,它们有多严重,他们会给我们一些建议,例如喝大量的水和服用一些泰诺来治疗发烧和疼痛。我们有严重的头痛,轻度发烧和身体疼痛”,安先生补充说“ 听起来好像很相似,但是COVID-19的症状比流感糟糕多了。”

 

 

更恐怖的是,妻子某天起床后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味觉和嗅觉。

 

但是安先生说,他们相对幸运,因为他们都没有出现呼吸道疾病或持续性干咳。

 

201013144016_mond-pastor-and-his-family-share-covid-19-recovery-journey-0.jpg

 

但是隔离在家,一家五口的生活起居必需品成了难题,尤其是饮食,也是恢复健康的关键,巨大的消耗很快家里的储备就几乎弹尽粮绝。令人感动的是,在安先生和他的家人在家隔离的期间,他们的朋友自愿将饭菜送到家门口,直到他们重新好起来。

 

考虑到安先生的最小女儿只有六岁,教堂成员担心检疫生活对她来讲是个不小的挑战,因此他们通过Zoom与她聊天,并从亚马逊订购了玩具送给她。

 

安先生说,“列治文社区的热爱与支持”使他们保持镇定,并更快地从病毒中康复。

 

他们的所有症状都在9月1日消失了,护士给了他们一张证明书,确认他们可以重返正常的生活。

 

安先生说:“每个人的康复故事都是不同的。但是,与此同时,我们希望通过分享我们的故事告诉人们不要害怕,也要保持谨慎,因为不知何时何地,你可能就会被感染。”

 

“我们已经看到省级卫生官员每天都在报告COVID-19新的病例,但是我们没有听到许多与该病毒作斗争的家庭或个人讲述的故事。有时候这种事不真的发生在自己或身边人的身上时,就会觉得很遥远。”

 

“我们希望其他人不要因为这种病毒而生活在持续的恐惧,担忧和焦虑之中,但也不要低估感染这种病毒的风险。”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