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华人女子移民后,不愿将3套房产交给父母,回国探亲被强送精神病院

阅读量:4765 评论数:2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父母大概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需要资格考试就可以走马上任的身份了吧,孩子生下来,父母就有了天然的监管权,他们怎么对待孩子,都是他们的权利。

 

中国父母的混蛋逻辑: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女儿被亲生母亲以“精神有病”为由送进了精神病院,试图逃离时,写下求救信和遗书,其中提到母亲这么做的原因可能是为了获得自己手中三套总价数百万元的房产所有权。

 

如此骇人听闻的事件,不是文学作品里的虚构,而是发生在南通的真实事件——中央电视台《经济与法》播出《一份来自精神病院的求救信》专题节目,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

200825130721_1.png

 

朱金红毕业于南京大学经贸日语系。2000年9月赴日本结婚、生子,后一 直侨居日本,为日本永久居住民,现身份为归国华侨。

 

凭着她的勤奋努力,在国外赚了不少钱,2000年,她在老家给自己的母亲盖了一幢楼房,成为当地首屈一指、人人羡慕的“小洋楼”,头脑灵活地她又先后在北京、上海、南通等地购买了房产 用于出租,由于自己身在国外,房租都由母亲唐美兰收取,而她万万也想不到,这一切竟然给自己埋下了祸根,让自己如今身陷囹圄。

200825130722_2.png

 

 

2007年,因受经济危机影 响失业回国后,朱金红准备收回原先由其母唐美兰代为经营的北京、上海、南通三处房产,价值约600余万元。由此引发人伦惨剧。

 

2008年12月和2009年5月,彼时正在国内处理房产事宜的朱金红,两次遭遇母亲唐美兰携姐姐、姐夫以及陌生男子等人参与的疑似“绑架”,唐美兰对出勤民警宣称女儿有病,必须送到医院看病,而无视劝阻。所幸,在热心人士的帮助下,朱金红两次都得以逃脱。

 

2010年3月5日,从日本回国的朱金红第三次在南通遭遇娘家人的疑似“绑架”,并在3月8日被强行送到南通市第四人民医院,在医生面前,朱金红再三强调自己精神正常,却仍被医院强行收治,从2010年3月至9月,长达半年的时间内,她失去了人身自由,也无法与外界联系,被迫每日服用治疗精神病的药物,绝望之中,朱金红甚至写下了遗书,想要一死了之。

 

200825130722_3.png

 

后来,朱金红找到机会向同学朋友求助,才令此事得以披露,事情由几家媒体曝光后,南通第四人民医院承认朱金红“具备了出院条件”,但又称,根据行业常规,必须“谁送来谁接走”,否则不能放人。

 

在节目里,母亲唐美兰表示,“哪一个亲生女儿没病舍得说她有病?我最光彩最荣耀的是我这个小女儿,没想到我女儿对我竟然这样,我跟谁讲啊,讲的清楚啊?”她说,朱金红确实患有精神疾病,而得病的直接原因,可能是2005年在广东遭遇了一次抢劫,当时,朱金红的日本丈夫被派往中国工作,朱金红则随他在广东生活,“3月份被抢劫的,9月份就得病了,他说那个男的外面还有外遇呢,丈夫要药死她,晚上睡觉,就觉得丈夫天天给她打毒针。”

 

 

尽管是这样的情况,但唐美兰却说女儿没有意识到她自己有病,外人也很难从表面上看出来。“她就是妄想精神分裂症,你看是一时看不出来有这个病的。”这样的情况断断续续,后来朱金红还是与日本丈夫离了婚。至于女儿说唐美兰几次强行带走她,也是朱金红怀疑自己的母亲要陷害她。唐美兰说,女儿离婚后行踪不定,做母亲的担心她出意外,就想带她到医院治疗。“我上海、南京、北京、广东都去过了,但找不到我女儿,我那个急的哦。”因为怕女儿反抗,唐美兰特意让当时在派出所当民警的大女婿开了小女儿有精神病的假证明。

 

 

电视画面里,这个73岁的干瘦老太极具爆发力。她声音洪亮,喜欢在说话时不停挥舞双手;她说起女儿的“病情”时常会突然老泪纵横;她认为所有认为女儿没病的人都是居心不良,“想图谋财产”;她提起过法律,说如果女儿真没病,自己就是在犯法;

 

她的爆发力在说到女儿房产问题时达到高潮,“朱金红只有签下财产转让委托书才能算是正常人,如果不写委托书,就是病没好透,我是不可能把她接回来的。”这一高潮时刻被央视镜头完整记录……

200825130722_4.png

 

不久,在当地妇联和朱金红同学的介入下,唐美兰迫于压力,将女儿接回家中,她在大门外加了铁锁,24小时贴身监视,朱金红的身份证、护照、手机、存折、房产证均被她装在随身挎包里,从不离身。

 

被软禁的朱金红只能趁母亲不在的一瞬间向电视台记者求救,一段时间后,她在网友的合力帮助下,终于逃离了三余镇,前往北京补办了身份证和护照,重返日本。

 

回到日本后,朱金红托律师跨国起诉母亲和南通市第四人民医院侵犯自己人身自由权、健康权,索赔8万多元。

 

事情的结局,有点让人大吃一惊。没想到,最后朱金红跟她母亲竟然蹊跷和解了,匪夷所思,或许是为亲情所困,或者有其它什么不为人知的缘由。

 

抛开朱金红是否有过精神病这个争议话题不谈,凭什么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仅凭简单的几句话就可以被剥夺?

 

凭什么因为亲人意图赤裸明显,态度简单粗暴的所谓坚持,就可以任由一条生命在精神病院的大门内凋零?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金钱的诱惑面前,亲情成了最有力的绳索!

 

这个故事也不由得让人背后一凉,如果我们被人送进精神病院,又要如何证明自己真的不是精神病人呢?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