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share

200年一遇大洪水席卷卑诗!无数居民紧急疏散!但最坏的情况还没来?

阅读量:3618 评论数:0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自从卑诗省的春季来临,山上的融雪导致了水位上升,从Quesnel到Williams Lake再到南部Cache Creek的地方政府就一直维持着众多疏散命令和洪水警报。

而这两天,凉爽的天气降低了融雪的速度,卑诗省河水预报中心目前降低了在Prince George西南部的Chilako River和Cariboo、Chilcotin地区航道的洪水警告等级。

这一消息,让卑诗省中部大部分地区的居民都松了一口气。

200430004117_微信图片_20200429165145.png

Cache Creek市议员兼紧急行动中心发言人Wendy Coomber说,尽管当地河流和小溪源头的融雪速度已经放慢,但本周末还是有可能会回升。

Thompson-Nicola地区紧急响应协调员Kevin Skrepnek说,Thompson北部和南部地区的积雪仍然“异常的高”。

他说,如果温度保持在较温和的水平并且少雨,才有可能避免洪水泛滥。

200430004119_微信图片_20200429165344.png

目前,卑诗省河流预报中心对Salmon Arm附近的Salmon River和Bella Coola以北的Dean River仍然维持着高水流速度的公告,但已经结束对Prince George以西的Nazko Basin盆地的公告。

该中心的网站表示,Cache Creek下面的Bonaparte River正继续以过去20-50年都不曾见过的速度流动着。在水道缓慢退去的同时,仍会继续监测洪水风险。

200430004238_微信图片_20200430003938.png

议员:这是200年来最大的洪水

在Williams Lake,议员Scott Nelson将洪水描述为该地区200年来所见的“最大洪水”。

“水将小溪推高,使它们变成河流,吞噬了堤岸的两侧,拉下了泥土和树桩,形成了泥泞的泥潭。”

“我们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但这真的是一个很糟糕的情况。我们湖中的水上升了大约四到五英尺。”

200430004239_微信图片_20200430003942.png

该市已对Green Acres Mobile Home Park发布了疏散警报,影响了86所房屋。Nelson表示,由于River Valley的污水管道破裂,居民们不得不限制用水。

Williams Lake市长Walt Cobb说,他在这个地方生活了65年,从未见过像今年这样的洪水。

“我们被告知最坏的情况还没有到来。”

200430004240_微信图片_20200430003946.png

自2017年以来,情况逐步恶化

有专家表示,2017年和2018年的山火使得土壤和生态系统吸收水的能力有限,进而加剧了卑诗省内陆地区的洪灾。

UBC林业学院教授Lori Daniels说,在一个完整的森林中,有树木、树枝、树叶和其他有机物来吸收水分。

200430004238_微信图片_20200430003930.png

他们起着海绵的作用,吸收着融化的雪。在树梢上的雪会蒸发回大气中,而地面上的积雪则会融化并渗入土壤。

而被大火烧毁的森林,则远做不到这种自然界的自我调节。

200430004237_微信图片_20200430003917.png

最近几年,卑诗省的山火灾害也越来越严重。2017年的山火形势之严峻,导致烧毁山林面积超过4000公顷,BC内陆及Cariboo地区有超过38000居民被疏散,大温地区也经历了大半个月的雾霾天气。

200430004116_20190513_15577685715794.png

到了2018年,山火烧毁的面积又打破了上一年的纪录,且情况更加糟糕。

加西山火的研究员曾指,吸入山火浓烟对健康的影响,可以用日吸两包香烟来比较。

200430004117_ce3eb2d9301b482c97a63ff601320a8d.jpeg

卑诗疾病控制中心(BCCDC)高级环境卫生科学家Sarah Henderson也表示,大部分生活在受山火污染地区的民众,会面对患上慢性病或寿命缩短的风险。

如果卑诗省今后20年都出现17、18年那种严重的山火季,那可能会对民众的健康带来极其严重的影响。

200430004116_20190513_15577714025011.jpg

不论是洪水还是山火,都是生活在卑诗省的居民所需要担忧的,而这种“水深火热”的日子怎样才能停止,就值得我们去深思了。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版权归Vansky所有,转载请标注链接。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