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澳洲大火导致10亿动物葬身火海 空气污染严重

Thu Feb 13 2020 10:12:18 GMT-0800 (PST)
cover

在中国疫情肆虐的这个春天,澳大利亚也在经历大火煎熬。虽然经受着不同的灾难,但困扰中国人的蝙蝠、口罩等问题,同样让澳大利人头疼。

澳大利亚的森林大火从去年9月起已经连续燃烧了五个月,至今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大火导致至少33人死亡,成千上万人流离失所;1060万公顷土地被夷为废墟,3000多座房屋被摧毁;10亿只动物葬身火海,侥幸逃脱的动物也因大火失去了栖息地。

当地时间1月31日,澳大利亚首都地区首席部长安德鲁·巴尔宣布,首都堪培拉地区进入紧急状态,"这是2003年以来最严峻的情况。"

今年2月初,成千上万的蝙蝠为了躲避大火涌入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英厄姆镇,黑压压的蝙蝠群"侵占"了城市上空,甚至导致飞机在空中遭到蝙蝠"围剿"而无法降落。而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被指或来源于蝙蝠,且蝙蝠本身身体携带大量病毒,这让很多人惧怕不已。

图片

蝙蝠入侵昆士兰州

虽然2月9日以来一场30年来罕见的大雨缓解了部分火势,但持续降水也带来了新的问题——引发了洪涝灾害,暴雨导致城市道路受阻、火车延误、数十所学校被迫停课,悉尼约十几万户家庭断电,部分民众被紧急撤离。

图片

受大火影响正在撤离的民众

"人们会对未来更加恐惧,因为在这场大火中,人们已经看到了未来。"澳大利亚麦格里大学教授、气候科学家莱斯利·休斯坦言。

蝙蝠袭城

大火烧死了无数的动物,也把很多逃脱的动物逼得无家可归。今年2月初,数十万只蝙蝠一同涌进昆士兰州北部的小镇英厄姆避难,黑压压地笼罩在天空中,"就像忽然掀起了一场蝙蝠龙卷风。"当地居民形容。

蝙蝠将公园里的树林作为落脚点。也因此英厄姆的所有公园都被黑压压的成群的蝙蝠(也称为果蝠)淹没,它们体形巨大且具有攻击性,大量蝙蝠悬挂在树上导致树枝不堪重负断裂。据当地媒体报道,这些蝙蝠都是澳大利亚原有的物种,原本应该在远离人类的栖息地生活,以花果为食。但因为大火毁掉了栖息地,蝙蝠们只能来到城市"避难"。

图片

蝙蝠挂在树上

"在我看来,现在澳大利亚的所有蝙蝠都在英厄姆。"市长雷蒙·加约对媒体称,"问题是这里的栖息地根本无法承受那么多蝙蝠。"

一个名叫科迪·鲁格的男孩还被蝙蝠抓伤,"我在公园里正在听音乐时,一只蝙蝠直接从树上掉落在桌子上。它飞过来时抓伤了我。"为了避免病毒,科迪要打11针疫苗。此外,蝙蝠还造成了飞机无法飞行和降落。

今年1月下旬,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病毒被指或源于蝙蝠,且蝙蝠本身体内携带大量病毒,例如SARS、亨德拉病毒、埃博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等都在蝙蝠身上发现。蝙蝠的突然入侵和逗留让很多当地居民人心惶惶,担心会引发疾病。由于有很多蝙蝠聚集在学校附近,甚至有父母已经不敢再让孩子上学,直到蝙蝠离开。

不过,由于蝙蝠受州法律保护,人们驱赶蝙蝠时受到法律限制,选择有限——只能用如烟雾、噪音和灯光吓跑蝙蝠,并且法律规定在蝙蝠繁殖季不允许驱赶它们。

据澳大利亚新闻网报道,蝙蝠可以通过抓伤或咬伤人将疾病传染给人类,比如澳大利亚蝙蝠病毒(ABL)。ABL与经典的狂犬病病毒非常相似,自1996年澳大利亚首次发现该病毒以来,有3例确诊病例,且3名感染者均已死亡。然而,昆士兰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德斯·博伊兰德称,蝙蝠的确携带疾病,但只通过抓伤或者咬伤传播,因此社区风险较低。"这些动物对生态系统至关重要,驱散蝙蝠的成本可能很高,而且很少能取得成功。"

果蝠对整个森林生态非常重要,它们传播种子并为许多树种授粉,包括考拉的食物来源桉树。蝙蝠庇护所的工作人员戴维斯开始救助这些因大火而无处栖身的蝙蝠,"如果没有这个夜间传粉者,桉树林将会遭殃。这意味着其他物种,比如考拉、鸟类、昆虫以及所有生活在桉树林中的动物都将受到影响。"

世界各地的志愿者也在进行保护蝙蝠行动,例如帮忙编织和缝制特殊的袋子和包裹为小蝙蝠保暖。志愿者阿什利·弗雷泽称,森林大火烧死了很多蝙蝠,"公共场所和街道上到处都是死蝙蝠。"而更加悲哀的是人们对蝙蝠的误解,蝙蝠常常被与疾病联系在一起,但这不是它们的错。

"人们对蝙蝠最大的误解是——它们携带很多疾病,是肮脏的动物。但如果你不靠近它,它也不会靠近你。蝙蝠其实是非常干净的动物,它们花很多时间来清洁和修饰自己。"弗雷泽称。

空气污染严重口罩紧俏

大火产生的烟雾也对人体健康造成很大影响。澳大利亚很多城市空气质量堪忧,污染最严重的时候,整个悉尼的天空都呈土黄色。

图片

2019年12月10日在悉尼的邦迪海滩被烟雾笼罩

去年12月初,悉尼的烟雾污染就已非常严重,污染指数一度达到2214,是"危险"级别的11倍多(超过200就被认为是"危险"级别)。"烟霾已经导致我失声三天了,我无法想象那些住得(离烟霾)更近的人该怎么办。"民众在推特上抱怨称。

据报道,一名上了年纪的妇女今年1月2日在堪培拉机场下飞机时,因陷入呼吸窘迫后死亡。而新年刚来临的那几天恰逢堪培拉的空气质量成为"全球最差",《堪培拉时报》1月5日报道称,当天堪培拉的空气质量成为世界主要城市中最差的,许多公共场所、商铺关门停业。澳大利亚首都地区首席部长安德鲁·巴尔提醒市民,尽量待在户内不要暴露在烟雾中。

持续的空气污染也让口罩销量大增,一度断货,尤其在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因为能有效应对大火导致的空气污染的N95-P2口罩,同样有防范新型冠状病毒的功能。因此位于悉尼的"Chemist Warehouse"和"OfficeWorks"商店的口罩均脱销,"Bunnings"店则在尽力供货。

"澳洲民众以前不知道什么是空气污染,当地的超市里很少卖口罩,当地人也没有戴口罩的习惯,很多店里根本不储备那种防尘口罩。"当地中国留学生称,"现在污染最严重的时候会觉得辣鼻子,只能在当地的华人超市或者日本人开的店铺里买到口罩,5美元一个。"

当时曾有中国口罩供应商表示,将想办法为当地居民提供口罩。不过,1月下旬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后,中国的口罩也开始断货。

这场森林大火已经对当地人的健康造成影响。越来越多的人喉咙发痒,还会加重人们的心肺疾病,对患哮喘,肺气肿、心绞痛等慢性疾病的人影响更大。

英国《卫报》指出,气候变化和不断恶化的森林大火恐将导致更多灾难性事件,比如2016年"雷暴哮喘"肆虐,1.4万人发病,造成10人死亡。

而澳大利亚持续数月的森林大火已经释放3.5亿吨二氧化碳,并且还在继续释放,而吸收这些二氧化碳需要一个世纪甚至更长时间。

据美国宇航局(NASA)的科学家介绍,森林大火的烟雾已经向外扩散"绕过地球一半",并影响到其他国家的空气质量,例如新西兰也出现了严重空气污染,烟尘飘过塔斯曼海抵达新西兰北岛上空,将新西兰北部滨海城市奥克兰笼罩在黄褐色的烟尘中,并且山区的积雪也在变暗。

图片

NASA图片显示烟雾覆盖了堪培拉以南的地区

虽然澳大利亚每年林火季都会发生森林大火,但最近几年的情况却变得更为严峻。据澳大利亚官方宣布,高温天气和干旱是澳各地持续数月大火肆虐的主要原因。

然而,塔斯马尼亚大学自然科学院火灾研究中心主任戴维·鲍曼分析称,此次破坏程度之大前所未有和全球气候变暖相吻合。2019年的林火季大风和高温干燥天气等多种极端天气同时出现,并伴随如此大规模的林火频繁发生,已经显示出澳大利亚的气候模式发生了变化。鲍曼警告称,"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去适应气候变化引发的林火。澳政府气候政策的失败将导致灾难不断升级。"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一直强力支持燃煤发电,认为大火起因是该国长达三年的干旱。然而,民众却对澳政府气候环境政策提出质疑,莫里森被指责没有下决心减少碳排放,并试图淡化气候变化与林火灾难的关连。

澳大利亚研究所1月份的调查发现,79%的澳大利亚人表示,他们对气候变化感到担忧,比去年7月上升了5%,47%的人"非常担忧",比去年同期上升了10%。在民众怒火下,莫里森终于在今年1月15日承认气候变化是真实存在的。

野生动物的毁灭性打击

连续不断的大火给澳大利亚的动物们带来了毁灭性打击,生态学家估计有超十亿只动物在大火中丧生。

在澳大利亚被视为国宝的考拉是境况最惨烈的动物之一,预计已有约2.5万只考拉死亡。被救出的考拉也伤痕累累——爪子烧伤、皮毛烧焦、双眼灼伤,饱受脱水和恐惧折磨。

大火中受灾最严重的新南威尔士州的统计数据显示,几乎三分之一的考拉在该州大火中丧生,三分之一的考拉的栖息地被破坏,丧生的动物还包括其他鸟类、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

而考拉在大火之前已经是濒危物种,从2012年开始,澳大利亚很多地区的考拉数量已大幅减少。据澳洲考拉基金会估计,目前澳洲野生考拉数量不超过10万只,甚至可能只有4.3万只。2019年5月9日,澳大利亚考拉基金会宣布,考拉可能已功能性灭绝(因其种群数量的下降,导致此物种在自然生态系统中无法再通过自然繁衍的方式延续种群)。

很多民众开始为拯救考拉采取行动。去年11月,新南威尔士州一只考拉被困熊熊大火中危在旦夕,一名女子不顾危险冲进火场,脱下衣服裹住考拉将其救了出来。该女子冒着生命危险救考拉的视频在社交媒体迅速传播。但这只考拉还是烧伤严重,女子将其救出后用矿泉水为其浇水降温,并把它送往救助站治疗。

图片

据媒体报道,已有万人联名签署请愿书,要求新西兰总理将考拉引入新西兰。动物保护组织Change.org在请愿书中称,"考拉在澳大利亚已功能性灭绝,但可以像其他澳洲特有动物一样,在新西兰繁衍生息。"

不过,随便将一个物种引入另一个国家并不能解决问题。澳大利亚生物遗传学专家安德里亚·拜伦指出,此前新西兰从澳大利亚引进无尾负鼠,却使当地原始森林受到了严重破坏。而新西兰对进口活体动物也有严格规定,惠灵顿动物园负责人称,很多动物园目前都没有足够的桉树提供给考拉。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考拉目前没有灭绝的直接危险,因为它们分布在全国各地。相比之下其他种群数量较少的动物——例如某些种类的青蛙和鸟类,如果栖息地一旦破坏,可能会被完全消灭。

澳大利亚政府召集的专家小组称,大火危机后需要紧急关注的物种数量已经高达113种,包括20种爬行动物、19种哺乳动物、17种青蛙、17种鱼、13种鸟类和5种无脊椎动物(像蜘蛛、蝴蝶)等。

袋鼠岛是在这次火灾中损毁严重的地区之一,该岛上的黑凤头鹦鹉也面临毁灭的危机。黑凤头鹦鹉通常寿命可达50年,是一夫一妻制,在繁殖期之外也会成对待在一起,大火前预估有400只。此前由于鹦鹉数量越来越少,数百名环保人士和志愿者花了25年的时间才将岛上的黑凤头鹦鹉从灭绝边缘拯救回来,然而两场大火席卷整个岛之后,烧毁森林面积达15.5万公顷,约占全岛面积的三分之一,包括四分之三的已知鸟巢和59%的鸟类栖息地。

图片

火灾过后,当地人曾一起穿过火场探查,却没有发现任何黑凤头鹦鹉的尸体,不过他们却发现了楔尾鹰的尸体,而楔尾鹰是一种行动能力很强的鸟类,通常能够逃脱火灾。不过,所有损失的具体情况都需要等到大火彻底停止后,研究人员才有办法测量。

1月13日,澳大利亚政府宣布为受大火影响的野生动物提供5000万美元的紧急资金。新南威尔士州政府也空投胡萝卜、红薯等食物帮助无家可归的动物们。

随着降雨为大火带来了一丝喘息之际,澳大利亚灭火支援部队也利用休息时间开始帮助照顾受伤的考拉,陆军第九旅的士兵在阿德莱德山克莱兰野生动物园用奶瓶喂考拉的照片火遍社交媒体。

图片

很多民众也自发拯救遇难的小动物。居住在新南威尔士州一个小镇上的一对夫妇朱莉和加里将自己的家变成了一个接纳各种野生动物的避难所,最多时住了50只小动物,包括袋鼠、考拉、蜥蜴和飞鼠等。

随着未来几天雨水向南移动,有预计指出,剩余林火或将很快被扑灭。然而,与此同时暴雨也让原本的火灾警告几乎都变成了洪水警告。无论大火何时熄灭,其造成的损失恐怕需要澳大利亚用漫长的时间来恢复。

"想象一下——没有大堡礁,没有丛林,没有野生动物,没有自由流动的河流,这也许就是澳大利亚的未来。"英国《卫报》如是评论。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