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孤身一人困在船上四年后,他发誓再也不要回去...

Tue May 04 2021 09:09:16 GMT-0700 (PDT)
cover

我终于从监狱出来了”,他发了条信息。他想回到家人身边,同时,远离大海。

当穆罕默德·艾沙(Mohammad Aisha)于2017年签下合同,成为集装箱货轮“阿曼号”的大副时,他不会想到,他将在这座船上独自度过将近四个年头。2021年4月26日,艾沙终于回到陆地,返回他在叙利亚的故乡。他还没想好离开这份他擅长的工作后该去想哪里,但有一件事情是坚定的,那就是再也不要回到大海。

故事开始于2017年7月,当时阿曼号在埃及苏伊士的阿达比耶港被扣留,原因是安全设备和分类证明文书过期。

这本来是件很容易解决的事,但该船的黎巴嫩承包商没有支付燃料费,而阿曼号在巴林的船东也陷入了财务困境。由于该船的埃及船长在岸上,于是当地法院宣布,该船的大副穆罕默德·艾沙为阿曼号的“法定看护者”。

艾沙出生于叙利亚地中海港口城市塔尔图斯,他称,他在当时没有被告知这个命令的具体含义。直到几个月后,当船上的其他船员开始离开时,他才明白。

四年来,艾沙看着生活与自己擦肩而过。在孤独的船舱中,一艘艘船只从他眼前驶过,在苏伊士运河进进出出。在运河最近被巨型集装箱船天赐号堵塞期间,他也一天天数着等候通航的船只数。他甚至不止一次地看到他的兄弟——同样是个海员——驶过来。兄弟俩通过电话,但相隔太远,甚至无法挥手。

2018年8月,他得知他的母亲已经去世。艾沙说,是母亲很负责任地教授了他流利的英语,让他能够出海远航。他说,那是他人生最低谷的一段日子。

“我严肃地考虑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他说。

除了偶尔来造访的守卫,艾沙孤身一人,被困在这艘耗尽燃油的货轮。他留在这里完全是因为法定的义务,收不到任何报酬。在夜晚,他形容这里就像一块坟墓。

这种情形直到2020年3月才得到缓解。当时,一场狂风将阿曼号吹离了锚地,向海岸漂移了8公里,最终在距海岸线几百米的地方搁浅了。艾沙认为这是上帝的旨意。他可以每隔几天就游上岸,购买食物并给手机充电。

尽管艾沙的遭遇令人惊讶,但这绝非孤例。事实上,正在有越来越多的海员被遗弃在海上。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全世界共有250多起船员被遗弃,任其自生自灭的案例。报告记录,仅在2020年就报告了85起新案件,是前一年的两倍。

就在艾沙被困在阿曼号上的同时,在伊朗的阿萨卢耶港,货运船乌拉号上的19名船员正在因被船东在2019年7月抛弃而进行绝食抗议。

一名船员最近告诉航运杂志《劳埃德公报》,船上的情况“非常危急”,抑郁症在人群中蔓延,海员的家人都失去了经济支持。

"海员使命组织的中东和南亚主任安迪-鲍尔曼(Andy Bowerman)说:"我第一次遇到这些案件时,我完全震惊了。

在他位于迪拜的基地,他看到这种情况一次又一次地发生,通常是由于同样的原因组合。

"我们目前正在处理一个案例,公司在船上有巨大的抵押贷款,但他们的债务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因此,有时告诉船员抛锚,几乎是一走了之,就更容易了。"

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的穆罕默德·阿拉切迪(Mohamed Arrachedi)在12月接手了艾沙的案子,他说,这应该是航运业,包括船东、港口和海运部门,的每个人都需要反思的事。“如果船东和对与船舶有关的各方承担起他们的责任,早点安排他回国,那么发生在艾莎身上的这场闹剧和他遭受的痛苦本是可以避免的。”

就艾沙而言,他感觉自己被流放在这艘船上,埃及法律、船主、港口,没有任何一方愿意对他负责。他说,即便在上岸后,也没有任何人来与他沟通。

被困在海上将近四年后,艾沙终于登上回到家乡的飞机。

“我终于从监狱出来了”,他发了条信息。他想回到家人身边,同时,远离大海。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