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加拿大华香港移民夫妇一起感染住院,妻子消失不见了?!

Thu May 06 2021 09:10:33 GMT-0700 (PDT)
cover

由于GTA地区病例激增,各家医院重症监护病房(ICU)人满为患,省府已经允许各医院将重病患者转移到临近医院,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有的医院工作不到位,将病人转移到GTA之外的医院之后没有通知家属,让其家人对医院的做法非常不满。根据媒体披露的信息,仅在4月份一个月,GTA各家医院就有1,000多人被转移到各地。

士嘉堡华裔庞女士(Rita Pang)对《多伦多星报》表示,她69岁的母亲安娜(Anna)上月底从士嘉堡一家医院被转到了多伦多东北面的彼得堡(Peterborough),但院方没有通知家属,其家人完全不知情,直到彼得堡那边的医院打电话来才知道人被转到那里去了。

图片

(Anna and Peter Pang on their wedding day. 受访者家人提供)

庞女士说,4月25日那天母亲说自己病得很重,完全无法呼吸,于是被送到士嘉堡就近医院(Scarborough Grace Hospital,该医院现在改名为The Birchmount),入院之后与感染病毒的丈夫彼得(Peter)同住一间病房。

庞女士回忆说,但是第二天晚上,突然接到彼得堡医院药剂师的电话,对方说:“你母亲在这儿。”

庞女士说,“一听这个话,我们一家人真的非常震惊。甚至那个药剂师也很奇怪,意思就是难道你不知道你妈妈被转到这儿了?”

庞女士表示,尽管一家人因为事先未接到转移的通知而感觉不高兴,但所幸母亲并没有被转到更遥远的地方。比如说Sudbury,或者是Thunder Bay等地方。

她说这个过程中最难受的可能是她父亲彼得,他曾多次询问医院工作人员他妻子在哪儿,但始终没有人给他一个回答。他对女儿抱怨说,“告诉一位76岁的老人,其妻子去了哪儿究竟有多难?”

庞女士对《星报》表示,她父母从香港移民加拿大,已经结婚40年。父母还有其它慢性病,包括进行过心脏手术。她说一家人一起住在士嘉堡家中,父母不仅一直远离别人,而且非常认真地遵守相关公共卫生规定,现在为止都不知道他们是在哪儿感染了病毒。

庞女士说母亲的情况很不好,在彼得堡那边的医院住进了ICU,而且戴上了呼吸机,几乎每天都在“为自己的生命搏斗”。

36岁的庞女士说她一直很健康,感染COVID之后还目前尚处于恢复阶段,现在感觉非常疲累,洗个澡都累得不行。

庞女士说她把这个事情讲出来并不是要责怪任何人,而是希望其他人在听到她们一家人的经历之后,会认真对待这个传染病。

士嘉堡医疗网络(Scarborough Health Network)发言人Lisa Cipriano在发给《星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出于尊重患者隐私的考虑,无法对此具体事件发表评论。她还在声明中解释说,由于社区中病例激增,医院不堪负荷,因此“有时”不得不向附近地区医院转移患者。

4月份转院1,000多人

根据《星报》得到的数据,GTA地区医院向附近地区转移病人的数量上月猛增。在今年前3个月,每月转到外地的病人平均数为200-250人,但4月份一个月就转了1,000多人。

今年1月到3月,转出病人最多的GTA医院包括皮尔区宾顿的Brampton Civic,多伦多的两家医院,包括Etobicoke General和Humber River,病人最远的目的地包括渥太华和Owen Sound。

4月份往外转移病人最多的一天是22日,共有80人从GTA转到附近地区。

4月份送出病人最多的医院是约克区的医院Cortellucci Vaughan,总共送出80名病人。而接受病人最多的城市则是京士顿一家医院(Kingston General),该医院接收了89名病人。此外,安省一些小城镇的医院也开始接收来自GTA的病人,包括安省伦敦附近的St. Thomas。

图片

(参考链接:https://www.thestar.com/news/gta/2021/05/06/more-than-1000-patients-were-sent-in-april-from-gta-hospitals-hit-hard-by-covid-19-to-hospitals-across-ontario.html)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