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警方监控1年收网,又有华人男贩烟运毒遭重判

Sun May 17 2020 14:40:33 GMT-0700 (PDT)
cover

从厨师到走私犯“鱼排叔”

华男于某的前半生坎坷,还在念书时便四处打工补贴家用,高中毕业后他成为了一名厨师,烧得一手好菜的他得以在2007年携妻子和女儿移民澳大利亚,并定居在新南威尔士州北部的一个小镇。

2008年,于某的第二个女儿出生了。小镇上的收入虽然尚可,但医疗水平和生活水平并不让人满意,于是于某的妻子带着女儿们搬到了墨尔本,而他依然留在小镇做厨师,更背上了40万澳元的购房贷款。

或许是生活日渐窘迫的原因所致,于某加入了墨尔本的一个走私团伙,人称“鱼排叔”或是“七哥”。而他们走私的货物,不仅有烟草,更有冰毒。

只是,于某并不知道,自己的违法行为,一开始就处在了澳洲警方的视野之下。

在监测到辖区内出现走私烟草销售后,澳洲警方开始进行侦查。他们很快锁定了于某,并从2016年2月开始对其与同伙们的手机进行监控。他们的交流记录,从短信到电话,全部被澳州警方掌握。

根据监控于某与同伙获得的通信记录,澳洲警方持搜查令在2017年2月4日打开了墨尔本海关的一个集装箱,并在其中发现了75万支走私香烟。

图片

集装箱内的走私香烟(图片来源:网络)

一周后的2017年2月11日,另一个中国进口的集装箱抵达了墨尔本港。尽管报关材料上写着“厨柜”和“塑料地板”,但海关却在该集装箱内发现了71.8万支香烟。

在收集了众多材料后,警方对于某位于墨尔本东南区Blackburn的暂住处进行了突击检查,缴获了以于某和其亲友名义提交的各种报关文件和大量的红双喜香烟。

检方将各项证据整理统计后,认为于某参与的香烟走私案共涉及1,644,112支香烟,逃税总额高达1,000,298.32澳元!

图片

警方查获的走私香烟与现金 (图片来源:网络)

但在最终量刑时,走私烟草罪仅让于某获刑2年半,占据了于某刑期的1/4。让他刑期翻了3倍的,是走私毒品罪。

“你不仅仅是个跑腿的”

检方在核查证据时发现,于某在事实上并没有参与走私毒品进入澳洲的具体行动,然而,他为走私团伙做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在事实上帮助了毒品在澳大利亚的藏匿与销售。

图片

一套典型的冰毒吸食工具 (图片来源:网络)

检方称,于某的同党将甲基安非他命(即冰毒)溶解混合在地板蜡中,再从中国进口到澳大利亚,并在墨尔本的住处将毒品重新提炼出来。

2017年1月22日,于某在墨尔本图拉马林机场登上了同伙的汽车,他们在车上讨论了应当如何处理包装冰毒的物品。他们不知道的是,警方已经在车上安装了窃听装置,而这段对话录音,成为了给于某定罪的决定性证据。

“我打算把东西全处理掉,或者搬到另一个地方,”于某的同伙在录音中称,并给出了如何处理的指示,“七哥(即于某)会搞定所有事情的。所有的个人物品必须和制毒用品分开。”

监控记录显示,不久之后,于某开着一辆租来的货车将毒品和制毒用品送到了Box Hill North的一处仓库。

图片

于某存放毒品的仓库 (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在后来的突击行动中,警方在该仓库内发现了超过6公斤冰毒。

2017年2月2日,于某在墨尔本的暂住处被警方重兵包围。

凌晨6时,于某在卧室的门口被逮捕。

警方随后在该住处内发现了逾1万澳元的现金,以及一些毒品的残留。

在庭审中,于某的辩护律师试图将他描述为一个“运垃圾的人”,但法官并不接受这一说法。

“你的任务是将毒品转移到另一个储存地点,以便将来回收或保存。你的角色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中间人,在一个毒品团伙中,你的地位不仅是一个跑腿的,”法官称。

女儿求情仍被重判,法官:必须震慑!

案发时,于某的大女儿不满16岁,她写信向法庭求情,希望能给自己的父亲改过自新的机会,不至于在出狱后被遣返。

“我希望我的父亲能尽快回到我们的家庭,能够再次参与到我妹妹和我的生活中,因为我们非常想念他,希望他继续成为我们童年的一部分,”于某的女儿写道。

然而,在审慎的考虑之后,法官的依旧决定对于某处以重判,他的理由如下:“你参与贩卖的冰毒总重量达到6.244公斤,这是量刑限额数量的8.3倍……考虑到贩卖冰毒的现象非常普遍,因此必须对这种毒品给予更多的威慑,”法官称,“正是从贩毒中获得的巨额利润,吸引了犯罪活动。重要的是,从事贩毒者必须清楚地知道,如果被发现,他们将被判处长期监禁。”

“换句话说,必须对这种毒品贩运作出足够严厉的判决,以抵消从非法毒品贩运中可以获得大量和相对容易的利润的诱惑……我知道你在服刑后将面临被遣返回中国的境遇,并与你的前妻和两个女儿分开……但服刑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是唯一公正的判决。”

最终,于某因走私烟草获刑2年6个月,因走私冰毒获刑9年6个月,因处理犯罪所得获刑6个月,三项刑期合并后累计获刑11年又3个月,且8年6个月之内不得假释。

等待于某的,是漫长的铁窗生涯,以及服刑结束后与骨肉分离的结局。

正常情况下,他出狱后遣返之际,已经60多岁了。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