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App 已上线
点我下载

popup-close

各国撤侨回国之后,隔离期间的待遇天壤之别...

Thu Feb 06 2020 11:07:24 GMT-0800 (PST)
cover

图片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新型冠状病毒从中国爆发后,美、英、日、澳及印尼等国皆派出专机撤侨,但回乡后,这些人被安置的地点及待遇及当地居民对撤离者的态度,有所不同。

大部分政府都公布了隔离观察撤离者的安置点。韩国和印尼隔离点附近的居民,因担心传染风险表示强烈抗议。台湾当局未公布撤离者的隔离地点,并称其考量是为让民众充分休息,不被打扰。

对于是否公布隔离地点,学者看法不一,但都认为政府必须尽责降低隔离人员被污名化的可能,这样对防疫才有正面帮助。

蛋糕与鲜花

1月31日从武汉撤回英国的民众受到温暖对待,有民众送上蛋糕、鲜花、酒及玩具,对他们表示支持与鼓励。

目前这些人被安顿在威勒尔区(Wirral)的阿罗公园医院( Arrowe Park Hospital ),隔离14天后,若身体无恙就能返家。

图片

图片版权LEON NEAL/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94名从中国撤回的英国国民被安置到一家医院。

 

许多人捐赠玩具、电动玩具给被隔离观察的小朋友,让他们消磨时间。

赠送玩具的民众丽莎(Lisa Houghton)表示,她必须尽点力,“当这些孩子被隔离时,我总不能把这些玩具丢掉或送到慈善商店吧。”

另外,在传出有隔离者生日后,立刻有民众寄了一盒手工蛋糕。

甚至有人送了红酒。艾玛(Emma Davies)说:“我送了很多东西,其中还有酒。我想,如果我也被隔离,应该会想要喝一杯。”

同时,当局所成立的服务中心,则为被隔离者的亲戚朋友准备三明治和热茶。志工麦朵(Myrtle Lacey )说:“大家都想尽一份力,我们会持续提供茶、咖啡、三明治及热情的一颗心。”

图片
图片版权KATE ASHTON/LISA HOUGHTON

当地居民大部分都欢迎这群从武汉撤离回英国的人到他们的城镇,不过还是有人表示担忧,担心这些撤离者可能把新冠病毒带到家里。

玛丽(Mary Lorenzo)表示,她的岳母在圣诞节后就在阿罗公园医院住院,因此她有些担忧。她说:“虽然岳母正在接受治疗,但仍有风险。我了解这些撤离的人必须被隔离,但我希望隔离地点能在其他地方。”

示威与抗议

印尼政府2月2日包机从武汉撤回238人,并安置在纳土纳群岛(Natuna)隔离观察,引发当地数百名民众抗议,担心这些人会带来新型冠状病毒,对纳土纳居民造成威胁。

纳土纳群岛位于南中国海,印尼与中国在当地曾因为护渔问题而陷入紧张。

图片

图片版权REUTERSImage caption2月2日,医务人员为从中国武汉撤回印度尼西亚的侨民进行消毒,然后将他们转移到纳塔纳群岛军事基地进行隔离。

 

抗议民众聚集在地方议会及海军基地示威,要求政府撤离中心必须远离住宅区。居民费尔道斯Kiki Firdaus向《亚洲新闻台》表示:“纳土纳群岛面积非常小,如果新冠状病毒扩散,什么都没了。”

对于印尼政府没有事先通知他们所居住的岛屿被指定为隔离地点,他感到非常失望,并说:“我们觉得被出卖了。”

目前有超过280人在纳土纳群岛上隔离观察,其中包括机组人员在内。

纳土纳岛的最大城镇拉奈(Ranai),约有两万人居住。当地居民认为,纳土纳岛常停电,医疗资源也不足,根本不应该成为隔离地点。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对媒体表示,选择纳土纳岛作为隔离地点是经过医疗团队评估,不是每一个岛都适合作为隔离使用。

韩国同样出现抗议声浪,从武汉撤离的人被当局安排在牙山市和镇川郡的隔离中心,引发当地民众抗议。向当地民众说明,遭抗议民众丢掷鸡蛋、飙脏话,居民并一度使用拖车堵塞隔离设施的道路。

其中一名抗议居民向官员说:“如果这么安全,为什么不把他们带到你家。”行政安全部长官陈永(Chin Young)表示,理解当地民众的忧虑,并解释之所以选该地点是因为只有这些设施够大,足以容纳从武汉撤回来的侨民。

韩国总统文在寅1月30日说:“恐惧和厌恶不是我们面对新病毒的武器,我们需要的是信赖和合作。”

至于日本第四班来自中国的包机,2月7日返国。当局下令将民间渡轮用作回国者隔离观察使用。据日媒报道,民间渡轮“白鸥号”有94间客房,其中24间有浴室和厕所。包括口罩、消毒液、饮料、床单等物资也在船上准备。

此前,首批撤侨共206人住在千叶县“胜浦饭店三日月”,但因房间数不足,许多人一度被迫同房,另有部分撤离者回家。

香港政府征用位于美孚的旅馆做检疫用途,引发当地民众激烈抗议,当局甚至一度出动防暴警察戒备。

图片

图片版权EPAImage caption2020年2月5日,医务人员在位于印度洋的圣诞节岛澳大利亚移民拘留中心为隔离区做准备

 

度假村欣赏美景

法国政府从武汉接回国民后,把他们安顿在马赛西方30公里的滨海度假小镇,一人一室,并可在户外活动,还能欣赏地中海美景

当地媒体报道,该中心宛如并非医院或健康中心,人们可以打排球、小朋友则可以玩彩色粘土,甚至还有享用咖啡的空间,被誉为“最人道”的隔离方式,但引起附近居民不安。

至于美国的国民则是被被送到南加州一处军事基地中的酒店式房舍,他们可以散步、做运动来打发时间。

台湾隔离地严格保密

台湾方面,2月3日晚间有200多人搭乘中国东方航空包机抵达台湾,再由专车载至新北市及台中市等检疫所,根据当局规定,不得公布安置地点。

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表示,为避免遭到附近居民抗议,这些防疫所都距离市区有段距离。执行官周志浩说,考虑这些人疲惫需要休息,隔离时间不长就会出去,考量他们和同仁不被打扰,所以保密不公布。

有美国学者同意这样的做法,流行病学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高级学者努索(Jennifer Nuzzo)向BBC中文表示,政府应竭尽避免助长隔离人员遭到污名化。

她说:“政府不应透露安置地点,或泄露隔离人员的个资。”

努索强调,对隔离者及病人的恐惧或担忧,在防疫上会更不容易,因为可能造成隐瞒疫情的情形。

但也有学者持中立态度,公共卫生专家、美国东北大学法学教授帕尔梅(Wendy Parmet)表示,各国政府会有不同考量,若公布隔离点可能会遭人抗议,甚至会有破坏行为,但若不透露隔离地点,也可能造成隔离人员加深污名的印象。

帕尔梅通过邮件向BBC中文指出,政府在选择隔离地点时,无需选在郊区或人烟稀少的地方,这还可能增加人们担心被带往偏僻处,而不愿意遵守检疫的命令,她强调:“应该对遭隔离的人员实施最低的限制措施,他们是被隔离,不是被关在监狱,不应被当作犯人对待。”

帕尔梅说,检疫中心若隔离了好多人,必须注意疾病是否会在里面传播。“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传染病流行时,隔离中心通常是最危险的地方,因为很多人聚集,病毒容易迅速传播,”她警告。

隔离人员的心理状况也值得注意,帕尔梅向BBC中文表示,用于隔离场所应该要有医护人员,满足他们心理及身理健康的需求。

求助他国

大部分从武汉撤离的人都能回到自己的家乡,但却有人回不了。

位于努沙登加拉群岛东端的岛国东帝汶,日前希望印尼政府能提供巴里岛安置该国从武汉撤离的人民。

东帝汶规划和战略投资部长沙纳纳·古斯芒(Xanana Gusmao)向媒体证实此事。

不过,印尼当局已明确拒绝该请求。巴里岛副省长佐科达(Tjokorda Oka Artha Sukawati)向印尼媒体表示,因为岛上许多单位都反对该请求,所以我们不能同意。当地媒体指出,这项决定考量到岛上个旅游业者的利益。

古斯芒2月4日在印尼雅加达再次呼吁巴里岛能给予协助,并表示东帝汶缺乏处理新型冠状病毒的适当基础设施和设备。

他说:“我们什么都没有,这就是为何我们像其他国家要求援助的原因,我们不是要特殊待遇。”古斯芒表示,他有信心印尼在面对新型冠状病毒上,会比东帝汶做得好。

有媒体称,从武汉撤离的东帝汶人已在新西兰政府的帮助下,2月5日抵达奥克兰。

2月5日,新西兰派出国籍航空从武汉撤离了约200名,机上包括新西兰、英国和多名太平洋岛国的国民。来自东帝汶的共有17人,他们将会被送到奥克兰北部的空军基地隔离观察14天。

当局提供无线网络供隔离人士使用,并派出针对学龄孩童派出家教老师给予学业上的指导。

分享到微信: 分享
【郑重声明】温哥华天空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