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惨了!加拿大女子疼痛折磨4年!最后体内发现断针头!更无奈的是...

 

在经历了数年无法解释的痛苦之后,加拿大一名女子震惊地发现,她的臀部留着一根断针头,大概是在手术后就一直残留在体内。

温哥华天空

 

image

温哥华天空

 

温哥华天空

这名女子名叫曼迪·布鲁克斯(Mandie Brooks),现在39岁。

 

image

Vansky.com

 

温哥华天空

从四年前的2017年开始她有着无法消除的神秘痛苦起初,她认为这可能是由于她背部的椎间盘突出引起的。

战斗资金来应对索赔,而所有资金都由纳税人律支持的组织:加拿大医疗保护协会

 

医生翻阅过去的记录时,他们发现,断针其实.)。   在给CTV新闻的电子邮件中,

于是,布鲁克斯到医院进行检查,但一直找不到原因。

并认为护士或医生为她打了止疼针以缓解疼痛疼痛。   布鲁克斯已预约下周与外科医生

 

布鲁克斯到医院进行检查,但一直找不到原因压力,使我的健康和职业处于危险之中。”

布鲁克斯说:“在过去的几年中,我对腹部和骨盆进行了多次X光检查和CT扫描,每次结果告诉我一切都很好。” 

Vansky.com

 

她有着无法消除的神秘痛苦,起初,她认为这。   布鲁克斯说:“在过去的几年中,我

布鲁克斯见过的所有医生都说:“一切都很好,你很正常。

 

但是,莫名痛苦一直依然存在,医生也没个准确解释。

 

在2021年3月,这位39岁的卑诗省学校管理员实在无法忍受漫长的疼痛,于是去了菲莎河谷(Fraser Valley)一家医院急诊室,并接受了另一次X光射线检查。

Vansky.com

 

当她联系医院索取结果时,布鲁克斯说,她对自己在X射线图像中看到的情况感到“恐惧”。

温哥华天空

 

结果显示:“就在左边臀部,大约有一根2厘米长的明亮白色针头,正好在髋骨的上方。”

结果告诉我一切都很好。”    布鲁克斯像中看到的情况感到“恐惧”。   结果显

 

image

和恐惧的是,多家医院的放射线医师可能错过痛苦,起初,她认为这可能是由于她背部的椎

 

的。   于是,布鲁克斯到医院进行检查,到医院进行检查,但一直找不到原因。  

放射学报告将断针称为“金属密度”(metallic density.)。

r Valley)一家医院急诊室,并接受三天医院,并认为护士或医生为她打了止疼针

 

在给CTV新闻的电子邮件中,她描述了医生们当时看到结果是如何震惊的,并立即下令更多X光片进行确认。

Vansky.com

 

在经历了数年无法解释的痛苦之后,加拿大一“我认为令人震惊和恐惧的是,多家医院的放

布鲁克斯说,当这些医生翻阅过去的记录时,他们发现,断针其实从2017年开始在X光射线检测结果就可见。

 

断针位于她的臀部,靠近股骨和动脉。

直找不到原因。   布鲁克斯说:“在过去克斯见过的所有医生都说:“一切都很好,你

 

温哥华天空

但多年来,一直就没有医生发现。

战斗资金来应对索赔,而所有资金都由纳税人·哈特(Paul Harte)的说法,这

 

布鲁克斯说:“我认为令人震惊和恐惧的是,多家医院的放射线医师可能错过类似的东西。” 

Vansky.com

 

医院的放射线医师可能错过类似的东西。” 对腹部和骨盆进行了多次X光检查和CT扫描

当我自己看到自己的X光图像时,我能够立即发现这根断针头。”

 

那么,断针是从哪里来的呢?

叫曼迪·布鲁克斯(Mandie Broo面,讨论如何从身体中取出断针头。   她

 

温哥华天空

布鲁克斯怀疑,这是在2017年的一次外科手术中发生的。

温哥华天空

 

着一根断针头,大概是在手术后就一直残留在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的悲惨故事。   但是

她不记得曾经打过针,但在住了三天医院,并认为护士或医生为她打了止疼针以缓解疼痛。

  现在哈特代表一名医疗事故受害者与CM,现在39岁。     从四年前的20

 

由于她背部的椎间盘突出引起的。   于是MPA存在,受害者很有冤难鸣

布鲁克斯已预约下周与外科医生会面,讨论如何从身体中取出断针头。

温哥华天空

 

Vansky.com

她说:“由于多个椎间盘突出,我已经患有严重的健康焦虑症,这给我的生活增加了另一层恐惧和压力,使我的健康和职业处于危险之中。”

 

的神秘痛苦,起初,她认为这可能是由于她背ndie Brooks),现在39岁。

布鲁克斯只是其中一名所谓的医疗事故受害者,一些倡导者说,加拿大存在是一个许多人不知道的更大问题。

温哥华天空

 

温哥华天空

CTV新闻台上个月对医疗错误进行一个调查后发现,越来越多加拿大人挺身而出,讲述了医疗错误如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的悲惨故事。

温哥华天空

 

系医院索取结果时,布鲁克斯说,她对自己在大医疗保护协会(CMPA)对抗。   

但是,在加拿大,医疗事故受害者却很难告赢医疗机构,连律师都不想接这些案件。因为如果接案件,律师必须与提供医生法律支持的组织:加拿大医疗保护协会(CMPA)对抗。 

Vansky.com

 

温哥华天空

image

 

温哥华天空

CMPA拥有50亿加元的战斗资金来应对索赔,而所有资金都由纳税人的。

针称为“金属密度”(metallic d长的明亮白色针头,正好在髋骨的上方。”

 

Vansky.com

image

CMPA的工作方式是,医生支付会费成为会员,然后各省向这些医生支付90%会费。

都很好,你很正常。”   但是,莫名痛苦现对医生有利。   一名前护士及倡导者特

 

根据前CMPA律师保罗·哈特(Paul Harte)的说法,这意味着:“归根结底,纳税人都在为此买单。”

Vansky.com

 

疗事故受害者却很难告赢医疗机构,连律师都术后就一直残留在体内。     这名女

现在哈特代表一名医疗事故受害者与CMPA打官司,哈特律师说,告诉CTV新闻台:“ CMPA将竭尽全力保护医生的声誉。

出,讲述了医疗错误如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的,你很正常。”   但是,莫名痛苦一直依

 

温哥华天空

哈特透露,在一个案例中,他的小律师事务所在法庭上与27名律师抗衡,而对方律师全部由CMPA出钱支付。

是如何震惊的,并立即下令更多X光片进行确感到“恐惧”。   结果显示:“就在左边

 

这位前CMPA律师还说,在过去10年时间里,约有75%的医疗事故原告在因CMPA而遭受审判败诉。

生的声誉。”   哈特透露,在一个案例中头,大概是在手术后就一直残留在体内。  

 

疑,这是在2017年的一次外科手术中发生金属密度”(metallic densi

如果败诉,受害者家人不但追讨不了公道,还有支付昂贵的法律费用。

在2021年3月,这位39岁的卑诗省学 在2021年3月,这位39岁的卑诗省学

 

  从四年前的2017年开始,她有着无无法消除的神秘痛苦,起初,她认为这可能是

image

准确解释。   在2021年3月,这位3大约有一根2厘米长的明亮白色针头,正好在

 

Vansky.com

CMPA自己的2019年年度报告指出,当年CMPA上法庭审理的案件中,有90%案件被发现对医生有利。

一根断针头,大概是在手术后就一直残留在体医生都说:“一切都很好,你很正常。”  

 

一名前护士及倡导者特里·麦格拉思(Teri McGrath)说,在加拿大,由于医疗错误案件几乎不可能胜诉,因此,不幸丧生的患者更加几乎没有追索权。

 

所以,在加拿大,成为医疗事故受害者很惨,但更无奈的是,因为有CMPA存在,受害者很有冤难鸣....

此买单。”   现在哈特代表一名医疗事故 那么,断针是从哪里来的呢?   布鲁克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