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1882“排华法案”,别让华人再成白人政治斗争牺牲品

 

votes)的获参议员并多次竞选总统的布莱恩(James

 

年期间,每次排华立法,他都投反对票。19)参议员起身发言提出了如下修正:必须从《

 

人(electoral votes) 得法融入,他们就不应该享有归化权和成为美国

华裔提高地位,改变结果的唯一途径

Vansky.com

就是参与到程序中去。

须投下反对票。这是我留给后代的最后一份遗时他一直没发言,到了投票时他站起来发表了

通过发声、投票、参选参政,保护族裔利益。

Vansky.com

否则,就无法改变

温哥华天空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

 

移民与入籍 的英雄   在排华法案

,我和朋友黄倩协手制作一个有关《排华法案们根本听不懂。换句话说,他们是一个独特的

 

 

移民与入籍

听不懂。换句话说,他们是一个独特的群体。   在美国大选进入倒计时的金秋

 
在美国大选进入倒计时的金秋10月,我和朋友黄倩协手制作一个有关《排华法案》立法过程视频的中文字幕版。这促使我仔细研究了一下产生这一美国历史上最不公平法案的历史背景。令人吃惊的是,《排华法案》背后的真实原因不是人们常认为的华工抢了白人劳工的饭碗,而是白人政客害怕“无法被同化”的华裔的入籍以及华人选票对美国政治天平的影响。入籍问题比劳工数量更重要。
 
1870年7月2日,美国参议院讨论修改《入籍法》时,林肯的好友,麻州的萨姆纳(Charles Sumner)参议员起身发言提出了如下修正:必须从《入籍法》中删除“白种人”字眼,并且不准以种族为由拒绝任何人入籍。当天下午这个修正案就通过了。
 

image

 
此时内华达州的斯图尔特(William Stewart)参议员发言阐述他的担忧:太平洋沿岸有十万男性华人,他们多数是铁路工人,他们可能会加入美国籍,从而改变太平洋沿岸的政治力量平衡。于是他说这条修正案不准纳入《入籍法》,否则这项修正案将遭遇阻挠(filibuster)。最后,为了打破僵局,只好把萨姆纳的修正案从入籍法案中删除。这样,国会就作为第一步先只通过了允许非洲裔(被解放的黑奴)加入美国籍的修正案,而将华裔入籍问题推到下一步。
 
这一步之差,使华人入籍推迟了73年(1943年废除排华法案),华裔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image

时的金秋10月,我和朋友黄倩协手制作一个人说:“ 我必须投下反对票。这是我留给后

 

华工入籍为何被如此看重?

 
区区十万华工为什么让美国政客如此担心呢?了解一下十九世纪最后25年的美国政治,就很容易看懂了。
 
1876-1896年期间的五次总统选举中有两次都是选举人(electoral votes) 得票与大众投票(popular votes)的获胜者不是同一个人。还有一次虽然选举人得票与大众投票的获胜者是同一个人,但他比对手仅多一万张选票。1876年, 海斯以多一张选举人票当选总统。真是一票难求。因此两个政党都开始绞尽脑汁,琢磨怎么做才能赢得当时加州的六张选举人票。在当时妇女没有选举权的情况下,十万男华工入籍就成了影响政治天平潜在的大问题。
 
反对华人入籍还有更深层的社会和文化背景。当时一位来自缅因极有影响的政客,曾任众议员、众议长、参议员并多次竞选总统的布莱恩(James Blaine)提出了一套理论。他认为:我们不应该让中国人加入美国籍,因为他们无法融入美国。他们长相不同,穿着不同,饮食不同,语言不同,我们根本听不懂。换句话说,他们是一个独特的群体。既然无法融入,他们就不应该享有归化权和成为美国公民的权利。他有一句名言“我们今天必须做出选择:是要一个基督教的太平洋沿岸,还是要一个孔夫子的太平洋沿岸。”
 

捍卫美国精神的英雄

 
在排华法案立法过程中,也有维护美国建国理念,为华人讲话的英雄。比如麻省参议员豪尔(George Frisby Hoar)。1879年至1904年期间,每次排华立法,他都投反对票。1902年临时性的《排华法案》将被变成永久性法案时,他已经是垂暮之年。辩论时他一直没发言,到了投票时他站起来发表了一个声明:我投反对票。你们无法阻挡我,因为该法案违背了美国的根本原则。即使只有我一个人投反对票,我也必须发出我的抗议。投票结果:同意 76, 反对 1。(见下图)
 

image

温哥华天空

 
另一位值得华人尊重的人是缅因州议员汉姆林(Hannibal Hamlin)。他曾当过林肯的第一任副总统。在反对《排华法案》之前通过的限制华人的《15名乘客法案》时,他发表了演讲指出这项法案违反了美国的基本原则。这位杰出的美国人说:“ 我必须投下反对票。这是我留给后代的最后一份遗产,他们会视此为我一生中最明智的举动。”今天,汉姆林的塑像仍耸立在国会大厅外的雕像堂里。
 

image

 

移民史的反思

“美国是白人社会。成为美国人就要学白人”午这个修正案就通过了。     此时内

 
反思这段历史使我感到了内心的震撼。如果萨姆纳的修正案1870年7月被纳入《入籍法》,那么太平洋沿岸的华人就会当上选民。而如果他们当上选民,华人就不会受到政治上的排斥。整个美国华人的历史就会改写。选民重于移民,选票更重于选民。公民不投票就是自我降低政治地位。
 
1965年美国移民法改革的立法过程提供了一个不同的例子。当时也有不少国会议员担心对亚洲移民的开放和允许入籍会影响美国以白人为主导的政治天平。夏威夷州的华裔参议员邝友良在国会发言说,不要担心亚洲人会大量涌入;通过这项移民法案禁止移民歧视是正义的。约翰逊总统在签署这个历史性法案时指出:我们今天将签署的这项法案会让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成为更真实的自己。
 

image

免地带来美国人口种族结构的改变。根据人口员邝友良   移民法改革后,由于种种原因

夏威夷华裔参议员邝友良
 
移民法改革后,由于种种原因,欧洲人觉得没有必要来美国。拉丁美洲人(尤其是墨西哥人)、中国人、印度人、台湾人、韩国人、菲律宾人却一批批移民美国。过去的半个世纪中,80%移民来自亚洲和拉丁美洲。
 
移民来源的变化,加上白人生育率低于少数族裔的状况不可避免地带来美国人口种族结构的改变。根据人口普查局的预测,美国白人的人口比例将于2043年左右降至50%以下。届时美国将成为一个没有主体种族的多元社会。在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下,这将意味着一次政治权力的再分配。
 

华裔的命运与美国的未来

 
美国是一片自由的土地。它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向往自由和相信美国民主制度的人们来此追寻“美国梦”。由于移民美国的年代和先后不同,历史上美国政治文化的形成以白人和欧洲文明为主导。这个历史事实会使我们下意识地产生“美国是白人社会。成为美国人就要学白人”的观念。
 
在美国社会人口结构变化的大背景下,我们需要重新审视美国的未来和认识自己。美国建国理念是“人人生来平等”不分种族和原籍。华裔历史上和现实中都为美国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所有在美的华人都受到美国宪法的保护。所有满18岁的入籍华人和白人以及其他族裔一样是有选举权的美国公民。华裔历史是美国历史的一部分。华裔美国人也是正统的美国人。
 
美国民主是程序公正而不是结果公正。排华法案立法过程中虽然有个别议员反对,但不够票数,仍无能为力。1965年美国移民法改革时,华裔议员的发声直接影响了法案的通过。华裔提高地位,改变结果的唯一途径就是参与到程序中去。通过发声、投票、参选参政保护族裔利益。否则,就无法改变“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
 
在大选即将到来的今天,我强烈推荐每个华人都看一下这个《排华法案》立法过程的视频,并认真思考一下什么是华人社区在美国的根本利益,仔细掂量一下手中选票的份量,行使公民的权力,投出自己有力的一票!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