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谋杀、被性侵也无人管,墨西哥女性的怒火彻底燃烧了……

 

罢工”。 地铁没有售票员,银行没有柜员上第一场“全国女性大罢工”。 地铁没有

 

满抗议者们在墨西哥革命领袖的画像上涂鸦,经历,诉说她们的亲人如何被谋杀。 还有

从今年9月起,墨西哥政府的人权委员会大楼,被一群蒙面女性占领了。
 
从墨西哥城,到普埃布拉、坦皮科、维拉埃尔莫萨,各大城市的人权大楼被蒙面女性们接管。
她们赶走官员,驻扎在大楼里,晚上还会有人轮班守夜,避免被入侵。
 
image
 
为什么她们要做这种事?

她们是性侵和谋杀案的受害者及家属,她们希望通过这种行为,迫使墨西哥政府解决针对女性层出不穷的暴力事件。
 
image
 
墨西哥女性的生存现状很糟,在过去五年,情况更是严重恶化。

2015年,政府记录下女性被杀案件(femicide)有426起,到2019年,数字上升到1006起。
 
image
 
仅去年,墨西哥就有3825名女性被残害致死。
 
这些还是被记录下的,那些不明身份的女性受害者更是不少,从垃圾桶到草丛,能看到她们的尸体。

曾经,墨西哥女性能够晚上独自一人外出购物,但现在,没人敢这么做了。

虽然情况很严重,但墨西哥警方却完全帮不上忙,根据《卫报》数据,超过90%的墨西哥女性死亡案件无法得到解决,无人受到惩罚。

墨西哥现任总统洛佩斯对女性的遭遇也非常冷淡。
 
image
 
虽然洛佩斯承诺会给墨西哥来一场彻底的改革,但对暴力侵害女性的案件毫无兴趣,他将其归咎为前任政府的“自由主义政策”。

上台后,他还削减支持女性的资金,减少在托儿所和妇女庇护所上的投入。
甚至,他说女性遭受的伤害是被媒体夸大了,大部分性侵案件是编造的,而女性们的愤怒是被反对党鼓动。
 
image
 
墨西哥女性在高压恐惧的环境下生活着,一直到今年2月,她们忍不住了。
 
那个月,出现三起震惊全墨西哥的杀害女性案件。
一起,是25岁的Ingrid Escamilla被男友杀害,死后被他剥皮拍照,照片出现在当地一家小报的头版上;
一起,是7岁女孩Fatima Anton在首都墨西哥城被绑架,之后被杀害;
还有一起,是20岁的Marbella Villarreal,她的尸体在垃圾场被人发现,之后在葬礼上,人们看到嫌疑凶手大摇大摆地过来,在棺材上放上一束花。

这三起案子激怒了墨西哥女性,一场全国范围内的抗议活动展开。
 
image
 
总统府被泼油漆,司法部门口举行抗议集会,上万名墨西哥女性爆发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到3月9日,墨西哥女人展开历史上第一场“全国女性大罢工”。
地铁没有售票员,银行没有柜员,美发师、白领、铁路工人、厂妹……数万名女性“消失”了……
 
image
 
这场罢工受到很多企业和政客的支持,但墨西哥政府在针对女性杀害案件上仍然没有推出解决措施。
过了几个月,女性的怒火再次爆发,促成这次“占领人权大楼运动”。
 
8月份,墨西哥城出现多起警察强奸案件,女性抗议者们烧了一个警察局和一个公交站。
到9月份,10岁女孩RJ 的性侵案件迟迟得不到解决,她的妈妈Erika Martinez怒不可遏,闯到墨西哥城的人权委员会大楼,说要一直待在这里,不给说法就不走。
 
image
(Erika Martinez)
 
女孩RJ是在7岁那年被性侵的,但警方告诉Martinez,这不是强奸,只是性骚扰,因为对方只用了手指。
自那之后的3年,RJ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惊醒,浑身大汗,而作恶的人,几乎没受惩罚。
 
image
 
Martinez是在9月7日闯入人权大楼的,之后几天,40多个性侵受害者和女性谋杀案家属来到这里,一同占领这栋大楼。
 
image
image
 
她们用黑衣做成蒙面罩,赶走楼里的官员,将这里变成一个抗议女性谋杀案的宣传展示楼。
 
image
 
在大楼墙上,到处是标语和恶搞总统的涂鸦。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大楼门前,挂着受害女性的海报,每一张纸都是一个未解决的案件。
 
image
image
image
 
占领大楼的女性站在楼上,向外高喊自己遭遇的经历,诉说她们的亲人如何被谋杀。
还有人说着说着,将谋杀案的资料丢下来,“这一切都没有用!”
 
image
 
过去一个多月,女性抗议者们牢牢占据着这栋大楼,为了防止警察夜袭,她们有人轮班守夜,在白天,大楼门口也有人把手。

她们将大楼完全变了个样,它不光是堡垒,也是为她们遮风避雨的女性避难所。
 
image
 
楼里,到处是涂鸦、彩旗和全国各地捐来的物资。
 
image
 
在媒体报道了这起占领人权大楼的抗议活动后,各地的墨西哥女性为她们送来衣服、食物、药品,表示支持,希望她们能坚持下去。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她们也在这里学习女子自卫术、舞蹈和火焰杂耍。
 
image
 
一间间办公室变成她们的卧室和舞蹈房,
她们在这里做饭、睡觉,把这里变成了一个全女性的生活环境。
 
image
 
Martinez带着女儿RJ学习,她用手机联系老师,给她布置作业。
 
image
 
RJ说,比起外面,她更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到处是勇敢有力量的大姐姐们,她们能自保,也能互相保护。

她明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也知道妈妈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
当有新人来时,她还能教她们如何蒙面,如何不被认出来。
 
image
 
“你会在这里待多久呢?” 有记者问。

“一辈子。我会一直待在这里,直到所有事情都被解决。” 小女孩说。
 
image
 
占领大楼的女人们有着复杂的诉求,她们希望自己的案子能被公正得解决,希望政府能给警方提供性别敏感培训,希望扩大包括堕胎权在内的女性权利。

这很难,她们也知道,但只要守在这里,就是一种反抗,让所有人看到她们的呐喊。
 
image
 
“我们没有预备计划。” 一个20多岁的抗议者说,“我们的计划就是,一直待下去。”

到目前,总统洛佩斯没有派人暴力驱赶她们,但他说侵占政府大楼不是好的抗议方式。
他还很不满抗议者们在墨西哥革命领袖的画像上涂鸦,说这是在侮辱历史伟人。但这让抗议者们觉得好笑。

“他会因为一幅肖像画而愤怒,为什么我的女儿被性侵,他却丝毫不愤怒呢?” Martinez说。
 
image
 
墨西哥城的“占领人权大楼活动”,传到全国其他城市。虽然墨西哥城没有出现大的冲突,但其他地方出现不少争斗。

在埃卡特佩克市,一群女性在下午占领了当地的人权大楼,到午夜,警察进入大楼,殴打妇女和儿童,之后用民用车将她们送到检察官办公室。在那里,双方又打了起来。
 
image
 
还有一个城市的女性抗议者,直接烧了政府办公厅。(无人伤亡)
 
image
 
其实,很多抗议者也知道这样的抗议方式极具破坏性,她们觉得,自己是被逼无奈。
以往正常的抗议没人重视,一定要搞到如此的局面,才能引起关注吗?

现在,墨西哥的女性抗议者们还待在大楼里,不知道她们能占领多久,更不知道,她们的目标能否实现……


 
 
 
ref:
https://www.theguardian.com/global-development/2020/sep/16/mexico-women-activists-human-rights-commission-protest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mar/09/thousands-mexican-women-protest-violence-murders-femicide-government-inaction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mar/07/mexico-femicides-protest-women-strike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feb/14/mexico-femicide-protest-ingrid-escamilla
https://www.vice.com/en/article/z3ejv8/mexican-feminists-turned-a-government-building-into-a-womens-shelt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anF5x72JIw&feature=emb_logo

 

温哥华天空

 

…………………………

性侵案件是编造的,而女性们的愤怒是被反对扰,因为对方只用了手指。 自那之后的3

 

,比起外面,她更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到处是说她们的亲人如何被谋杀。 还有人说着说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