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给黑人发35万刀却没华人什么事?纯粹想多了

 

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这项法案的起草者、圣地亚哥议员雪莉·韦伯

 
文 | 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从今年夏天开始,陆续有报道称“川普震怒!加州毁了!高票通过向黑人赔款法”。有些报道甚至给出了赔款的具体数额,据说定格在35万美元。
 
简单来说:这不是事实。
 
加州通过的这个名为AB3121的法案旨在进行对奴隶制的历史及其对黑人造成的长期不平等进行教育和研究,并在2023年前向立法机构提出建议,探索该州可能赔偿的方式,赔偿可能是以金钱为方式,也可能包括了奖学金、专项投资等。这离真正整理出“赔偿”费用和措施,得到立法机关的批准通过,获得预算,最后甄别出奴隶后代予以补偿,进度条大概只算走完了1%。
 
该法案也并非是加州的原创举措,从1989年起,每年都有众议员在国会提出类似的法案,即H.R.40法案。德克萨斯、纽约和佛蒙特等州在过去两年也做了类似的补偿奴隶后代研究,探讨在住房援助、降低学费、减免学生贷款、就业培训、社区投资等方面的举措。
 
而在近几年,已经有私营机构、教会、大学和地方政府提出了各自的赔偿奴隶后代举措并落实,今年北卡罗来纳州的阿什维尔市(Asheville)、罗德岛州的普罗维登斯市(Providence)和伊利诺伊州的埃文斯顿市(Evanston)都已通过针对黑人居民的赔偿决议。阿什维尔市计划在黑人居民面临不平等的地区进行投资,而不是直接向奴隶的后代支付现金。埃文斯顿市计划利用该市合法销售大麻所得的1000万美元,为黑人居民提供住房和经济发展方面的机会。
 
那么,为什么从来都不是蓄奴州的加州要研究赔偿奴隶后代?自1865年美国最后一批奴隶获得自由,至今已过去了155年,为什么美国的政界和学术界仍认为有必要讨论赔偿奴隶?同样在美国经历过惨痛奴役和歧视的华人又可以从中得到哪些借鉴?
 
加州新法案的内容是什么
 
image
洛杉矶以南第一位当选加州州议会议员的黑人雪莉·韦伯起草了这项法案,她是加州立法会黑人核心小组成员。
 
先看事实部分,加州这个名为AB 3121R的法案分别于今年6月和8月在众议院和参议院获得通过,9月30日经由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签署成为法律。它的标题就不是传说中的“美国非裔赔偿法案”,全名为“研究和发展对非裔美国人的赔偿建议之特别小组”——也就是说,重点立足在成立工作组上。
 
法案的内容摘要指出:“该法案将设立研究和发展对非裔美国人赔偿建议的工作小组,并特别考虑到那些在美国被奴役的人的后代。……将要求工作小组确定、汇编和综合美国和殖民地内存在的奴隶制制度的相关证据文献等。要求工作小组建议应给予赔偿的形式,应通过哪些机构给予赔偿,以及谁有资格获得这种赔偿。”
 
对这个小组的具体要求是:州长纽森任命五名成员,其中包括三名公民权利和赔偿专家;加州参众两院领导人再各自任命两名成员。工作组先进行研究,最晚不能晚于2021年6月举行第一次会议,一年后,也就是2022年6月向立法机关提交其研究结果和建议。
 
从这个时间表上来看,至少要到2022年中才能看到加州赔偿方案的雏形,而且具体怎么赔,赔多少,能否获得立法机关的通过,都没有一个准数。
 
这项法案的起草者、圣地亚哥议员雪莉·韦伯(Shirley Weber)表示,这主要是一场运动,旨在教育市民,让民众了解历史与现实。在有关赔偿的讨论中,给加州约250万非裔美国人直接开支票最能引爆舆论,但韦伯希望为其他形式的赔偿留有余地。韦伯说:“我在考虑住房。我在关注教育。我关注社区获得充足的投资,以便让商业和经济得以发展。”
 
加州在加入联邦前确实是一个正式的自由州,但《逃亡奴隶法》(fugitive slave law)意味着逃到加州寻求自由的奴隶仍会被剥夺自由,送还给他们的主人。根据加州历史学会的说法,许多记载表明有南方人带着奴隶来到这个州,黑人被迫在种植园和金矿工作。这都为加州研究和反思非裔美国人受到的伤害留下了空间。
 
 
“40英亩和一头骡子”
 
image
谢尔曼将军肖像,摄于1865年5月,马修·布雷迪摄。谢尔曼将军当年决定,每个黑人家庭应该得到40英亩土地和一头骡子的补偿。但这一法令被继任林肯的约翰逊总统推翻。
 
通过支付金钱或以其他方式对本国政府所做的错事进行补偿,这在美国历史上并不新鲜:一些印第安人获得了被抢夺走的一部分土地以及其他福利;在二战期间被关押的日裔美国人在1988年获得政府每人2万美元的赔偿款,共82250人得到该赔偿,政府发表了道歉声明,承认“主要是由种族偏见、战争歇斯底里和政治领导的失败所引发的严重的不公正”;此外,美国通过马歇尔计划帮助确保了大屠杀的幸存者及其后代从德国获得赔偿和各种投资。
 
美国黑人以及华人(这点在最后一节具体谈)也都受到了体制性的种族歧视和奴役,但未获得及时的赔偿。而且问题拖得越久,赔偿的正当性和对象就越让人感觉疑惑——被关押到集中营的逾10万名日裔美国人多数有明确的文件作为证明,寻找赔偿对象并非难事,但美国的奴隶制从1619年绵延至1865年,200多年间有超过400万黑人被奴役和剥削,这就涉及许多关于道德、社会和政治领域未知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美国为什么要为数百年前的“原罪”负责?再具体一点:谁来掏钱?多少钱合适?赔偿给谁?
 
美国第一次考虑为奴隶制赎罪是在南北战争之后。包括威廉·谢尔曼将军(William T. Sherman)在内的领导人得出结论,每个黑人家庭应该得到40英亩土地和一头骡子的补偿。林肯总统和国会批准了这一计划。
 
然而,在林肯总统被暗杀后,安德鲁·约翰逊总统推翻了该法令,又将土地归还给以前的奴隶主。就这样,美国失去了一个最有可能洗清原罪的机会。
 
到了1969年,民权先驱詹姆斯·福曼(James Forman)在《黑人宣言》中要求5亿美元的赔偿时,他的论点基于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无偿的奴隶劳动帮助建立了美国经济,创造了大量的财富,而非裔美国人却没有分享到。
 
另一位民权领袖贝亚德·鲁斯丁(Bayard Rustin)表达了不同想法,他说,“如果我的曾祖父摘了50年棉花,那么他可能应该得到一些钱,但他已经死了,没有人欠我任何东西。”
 
之后几十年以来,奴隶制赔偿一直是美国政治中最具争议的观点之一,但多数情况下都停留在学术层面。支持者认为美国经济继续受益于被奴役者的巨大贡献,但由于未能及时给予补偿,几代人之后,奴隶的后代仍然无法从美国经济中获益,无法获得繁荣发展的机会,从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s)和种族隔离的住房分区,到不平等的教育和司法制度,在解放奴隶后的100年间,合法的歧视仍然渗透到整个美国社会,极大地妨碍了少数族裔获得就业、住房、教育和医疗保健的机会,也剥夺了创造和积累财富的可能。一些学者因此认为,正是这种累积效应证明,向早已死去的奴隶的后代支付赔偿是合理的。
 
自奴隶制结束以来,美国黑人和白人的财富差距一直很大——参议院联合经济委员会(Senate Joint Economic Committee)在其报告《2020年美国黑人经济状况》(the Economic State of Black America in 2020)中发现,黑人家庭的财富中值仍不到白人家庭的十分之一。学者查克·柯林斯(Chuck Collins)说,“种族财富鸿沟只能通过几代人的财富传承来解释。人们说,‘奴隶制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或者‘我的家族从来不曾蓄奴’。但要理解的关键问题是,数百万人的无偿劳动,以及奴隶制、吉姆克劳法、抵押贷款歧视为整个白人社会创造了财富。拥有欧洲血统的移民直接或间接地受益于这种白人至上的制度。”
 
还有些经济学家认为,仅凭个人努力很难消除种族财富鸿沟,特定族裔的贫穷不能简单归结于“懒”。杜克大学经济学家威廉·达里蒂(William Darity)和德里克·汉密尔顿(Darrick Hamilton)在其2018年报告《缩小贫富差距的错误之处》中指出,“黑人无法通过改变他们的个人行为,比如通过承担更多个人责任或获得财务知识来缩小种族贫富差距。种族贫富差距并不是因为付出劳动力的差距。相反,它来自于缺乏金融资本。”
 
在2008年的住房危机等经济灾难和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等自然灾害之后,政府资助的安全网严重不足表现得十分明显。在经济衰退后,那些能够利用房屋净值、储蓄和证券的人比那些没有财富的人恢复得更快。
 
正是受到这些观点的推动,1989年密歇根州众议员约翰·康耶斯(John Conyers)首次在国会提出了赔偿奴隶法案,根据当年拟议赔偿的40英亩土地,法案得名HR 40,之后直至2017年,他每年都会再提该法案。2019年康耶斯离世后,德克萨斯州民主党众议员希拉·杰克逊·李(Sheila Jackson Lee)接过了HR 40的接力棒。
 
到了今年,已经有多位民主党议员提出至少应该认真考虑这一想法,但一些党内温和派则担忧这样的努力会疏远很多选民。而共和党人一直对这一概念持批评态度。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去年表示,他反对这一想法,称“我们现在没有人需要为美国的‘原罪’负责”。
 
这个问题在民众中也存在种族分歧。《华盛顿邮报》和ABC新闻在2020年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82%的美国黑人支持赔偿,75%的美国白人不支持。
 
怎么赔
 
可以看到,无论是联邦还是加州地方,对于是否赔,谁来赔,怎样赔,仍大体上处在学术阶段。
 
一个巨大的问题在于,美国究竟亏欠了黑人奴隶多少钱?学者、律师和活动人士给出的结论,低至170亿美元,高至5万亿美元。
 
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是回到官方第一次给出的承诺:40英亩土地和一头骡子。按照这个数字,达里蒂计算出来的数字是为3000万奴隶后裔赔偿2.6万亿美元,平均每人为8万。
 
康涅狄格大学公共政策副教授托马斯·克莱默(Thomas Craemer)在去年发表的一项研究中也使用了这个赔偿方案,不过由于对农地的价格算法不同,估算的结果也不同,他的结论是赔偿每个奴隶后代大约16200美元。
 
赔款不太可能消除种族贫富差距,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缩小差距。拥有最少资产的低收入家庭将受益最多。不过政府负担不起这笔赔偿——2020年美国的预算是4.79万亿美元。与其他政府支出一样,赔款最终将通过某种税收或费用,或者通过政府债券等方式借款来支付。那些不太担心赤字增长的人可以辩称,从长远来看,赔款将是一种福利——帮助人们摆脱贫困,提高他们的收入潜力和购买力。
 
谁需要赔偿奴隶后代,这个问题同样千头万绪,但好操作一些,除了联邦政府,私营机构、地方政府、教会和军队都曾参与奴隶交易,一些机构和城市已经开始进行补偿。
 
2005年,摩根大通承认其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两家前身银行与奴隶贸易有关联。这家投资银行巨头发表了道歉声明,并为该州的黑人学生设立了奖学金。
 
在新泽西州,长老会普林斯顿神学院(Presbyterian Princeton Theological Seminary)宣布捐赠2760万美元,用于为奴隶后裔提供奖学金,并为该地区服务不足的社区提供支持。
 
乔治敦大学承认曾在1838年出售272名奴隶以偿还债务,并最终维持了学校的运转。2019年,这所私立大学宣布创建一个基金,每年可以为这些奴隶的后代提供40万美元的奖学金。
 
地方政府提出了另一个有待探索的领域。在内战之前的几年里,城市和州经常直接拥有奴隶,他们承担着繁重和致命的劳动。奴隶为南卡罗来纳州的查尔斯顿扑灭大火,为新奥尔良清理排水沟和修复道路,为佐治亚州的萨凡纳清除街道上的动物尸体。
 
2015年,芝加哥颁布了一项赔偿条例,目的是赔偿从1970年代到1990年代被警察折磨的数百名非洲裔美国人。该法律要求获得550万美元的经济补偿,直接向幸存者予以赔款,同时提供健康、教育等方面的援助。
 
看下德国的经验。自1952年以来,德国已经通过各种项目支付了超过700亿美元的赔款,主要是给纳粹政权下的犹太受害者,并继续每年提供数亿美元的赔款。赔偿形式既有从一次性发放给个人,也包括分拨给一些组织,用于老年幸存者的家庭护理或补助。还有一小部分用于研究、教育和文件编制。
 
学术界认为,美国的赔款程序同样可以同时采用一种或几种方法。家庭可以得到一次性支票,获得医疗保险或大学的代金券,获得减税,或获得创业和住房方面的津贴。还有一些人说,应该加强对黑人社区教育、住房和商业的长期投资,从根本上改变黑人儿童接受的教育,从而积累财富。
 
谁会得到赔酬?
 
image
这张照片的名字为《戈登的伤疤(Scars of Gordon)》。一个被鞭打的密西西比奴隶的伤疤,照片拍摄于1863年4月2日,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Baton Rouge, Louisiana)。原文标题: “监工员阿尔塔尤·卡里尔(Artayou Carrier)鞭打我, 我被鞭打得在床上痛了两个月。我被鞭打后,我的主人来了;他把监工遣散了。这是可怜的彼得坐在那里照相时说的话。”
 
在最近的人口普查中,将近4700万美国人认为自己是黑人或非裔美国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奴隶的后代,但也有一些是近代移民。那么谁有资格获得付款呢?
 
追溯到奴隶主时代的家谱是很困难的。但是,1870年的人口普查首次记载了获释奴隶的名单,其他资料来源包括兵役和养老金记录、奴隶船清单以及遗产和继承文件。
 
杜克大学的达里蒂提出了两个限定条件:至少有一个祖先在美国被奴役,以及在批准任何赔偿之前至少十年在法律文件中确认自己是非裔美国人。
 
如果是按这种标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母亲是美国白人,父亲是肯尼亚人,可能没有资格;副总统候选人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的母亲是印度移民,父亲是牙买加移民,可能也没有资格;而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的DNA能追溯到19世纪早期奴隶交易最活跃的西非,那么她是有资格的。达里蒂估计,大约有3000万美国人有资格争取索赔。但这个问题甚至比赔款方案更加停留于学术层面。
 
那么,华人劳工后代呢?
 
image
19世纪,雪中的华裔铁路工人。
 
从19世纪中后期到20世纪初,大量贫困的华裔移民从广东省来到美国修建铁路,他们帮助建成了横跨内华达山脉的铁路的西侧,并在1869年帮助联合太平洋和中央太平洋铁路连通。
 
image
 
除了修建铁路,华人劳工还领着低于白人工人的薪水,在美国的种植园、矿场和农田从事最艰苦和危险的劳作。但他们面对的是公开的歧视和排挤,1871年,洛杉矶发生了针对华人大规模种族仇杀事件,1882年,美国通过了第一次排华法案,暂停接受中国新移民10年,并禁止已经居住在美国的华人享有公民权,将中国移民称为“永久外国人”。这是美国通过的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法案一直实施到1892年,到了1902年更加成为永久法案。直到1942年,美国才废除了排华法案,每年允许105名中国人入境。
 
在从1850年代开始的一个多世纪里,华人移民面对着体制性的歧视与镇压,压在他们头上的是法律歧视、种族隔离、沉重税赋、流离失所和种族仇杀,也曾因为被当作鼠疫爆发的替罪羊,而导致唐人街被强拆烧毁。
 
2014年,加州立法机构采取行动,正式承认加州华裔美国人的许多令人自豪的成就,并呼吁国会为1882年通过《排华法案》道歉。
 
不仅限于此,一些亚裔活动人士和学者还提出,和奴隶后裔一样,华人铁路劳工和《排华法案》受害者的后代同样应该获得赔偿。赔偿的形式可以是现金,但也可以是获得拨款,通过书籍、纪录片、纪念馆等形式,更深入地记录与探讨那段历史,让美国社会看到华人的持续牺牲与贡献。和加州刚刚通过的AB3121法案一样,研讨赔偿的目的是为了沟通、理解和教育。
 
 

 

——也就是说,重点立足在成立工作组上。 面的举措。   而在近几年,已经有私营机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帮助您推广您的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将优秀的微信公众号和文章分享给广大网站用户。您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本网站并不做任何改动,微信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并且禁止非法,违规的文章。如需加入本网站上的公众号,或者取消您的微信公众号,请联系:(604) 269-8468。